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中华郭氏网 首页 虢国研究 查看内容

三门峡虢国国君虢公翰与“周二王并立”

2013-12-13 20:41| 发布者: 郭在权| 查看: 4110| 评论: 0|原作者: 田双印

摘要: 摘要:废太子宜臼(即后来的周平王)自立为王并勾引犬戎攻破国都镐京,杀死幽王后,三门峡虢国国君虢公翰拥立幽王的另一子余臣为“王”,与其分庭抗礼,“周二王并立”出现。这一重大政治斗争事件,是西周末期统治集 ...
    摘要:废太子宜臼(即后来的周平王)自立为王并勾引犬戎攻破国都镐京,杀死幽王后,三门峡虢国国君虢公翰拥立幽王的另一子余臣为“王”,与其分庭抗礼,“周二王并立”出现。这一重大政治斗争事件,是西周末期统治集团内部,围绕王位继承权展开激烈政治斗争的结果。它除直接造成西周灭亡外,还对后来的周政权及周与三门峡虢国的关系等都造成了重要的影响。
虢公翰,作为虢石父之后的三门峡虢国又一代国君,是两周之际社会变革的重要人物。蔡运章先生认为他是周幽王时的显赫权臣、卿士虢石父的儿子[1]。根据《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因王位传承问题,在宜臼(即后来的周平王)自立为王并勾引犬戎攻破国都镐京,杀死幽王后,虢公翰拥立幽王的另一子余臣为“王”,与申侯等拥立的平王政权分庭抗礼,史称“周二王并立”(公元前771—前750年)。两周之际发生的这一重大政治斗争事件,对周王朝及虢国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对此,笔者试作浅析,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一、周“二王并立”发生的历史背景

(一)、西周末期经济、政治、自然因素的综合作用使西周政权面临灭亡。
    公元前782年,西周一代中兴贤王周宣王病故,在王朝衰微、政权风雨飘摇的情况下,宣王之子宫涅即周天子位为幽王(公元前781年—771年在位)。在幽王统治时期,西周社会矛盾尖锐,统治阶层争权夺利,加之自然灾害的发生,使西周政权面临灭亡。这主要表现在:
首先,由于宣王时期残破的井田制使奴隶制经济基础遭到严重的破坏,长期的征战也使得人力、物力遭到大量的损耗,再加上持续多年的大旱及三川(泾、渭、洛)地区连续发生的强烈地震,人民生活艰难,流离失所,统治阶层却争权夺利,贪脏枉法。这从真实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诗经》中可以看出:
《诗经·大雅·瞻卬》:“瞻卬昊天,则不我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人有土田,女(汝)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汝)反收之;彼宜有罪,女(汝)覆说(脱)之。”这是说仰望苍天,不给我恩惠,使我很久不安宁,又降下如此患难,使得国家不安定,士民受到祸害,蟊贼为害创祸,没有平息完结。刑罚的网张开不收,土民的祸害不能平息。……施政者倒行逆施,颠倒是非,贪赃枉法,掠夺“土田”和“民人”,拘捕无罪的人,开脱有罪的人。
    《诗经·大雅·召旻》:“旻天疾威,天笃降丧。瘨我饥馑,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天降罪罟,蟊贼内讧。昬椓靡共(供),溃溃回遹 。实靖夷我邦。”这是说苍天发出威势,天降下深重丧乱,造成饥荒,人民到处流亡,从国中到边境全部荒芜;苍天降下刑罚的网,蟊贼内讧,互相诽谤而不供职事,一片斋乱景象,真要颠覆我们的国家了。
    《小雅·大东》:“东人之子,职劳不来;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周)人之子,熊罴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试(为)!”
    如此显明的社会对立,预示着西周王朝即将覆亡。而严重的自然灾害则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矛盾。幽王即位的第二年,关中就发生大地震。史载:“岐山崩,三川竭”,其严重程度如《诗·小雅·十月之交》:“百川沸腾,山冢萃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旱灾也同时发生,带来大饥馑。《小雅·谷风》云:“无草不死,无木不萎。 ”
    其次,王室权贵们不思勤政,反而纷纷寻求自保,从西周王畿地区逃避迁出。最典型的自然是郑国的东迁。郑国是西周宣王时期被封在今陕西华县一带的诸侯国,位于西周王畿以内的地方。其始封之君郑桓公,作为周宣王之弟、幽王的司徒、“甚得周众与东土之人”,竟然因为“王室多故”,向太史伯阳询问“其何所可以逃死?”。郑伯阳指点他设法逃往中原的“济、洛、河、颖”地区的虢国和郐国(虢国即东虢,在今河南荥阳东北,郐国在河南密县东南)。郑桓公凭着周司徒的权势,“乃东寄孥与贿,虢、郐受之,十邑皆有寄地”(详见《国语·郑语》)。《史记·郑世家》也有相同的记载。郑国终因东迁在镐京之乱后继续保存下来,新的国都称为新郑,即今河南新郑。
    周幽王的权臣、王室卿士、虢国国君虢石父,也凭着幽王的宠信,乘机在幽王七年(前775年)出动虢国大军,一举灭掉附近的焦国,进一步巩固了东迁后虢国在三门峡地区的存在。
还有,幽王的另一个卿士皇父,脱离王室借机到中原地区的向(在今河南济源南)建筑大城,以便把搜刮积储的财物从镐京运到中原保藏(见《诗经·大雅·十月之交》)。
(二)、围绕王位继承权,王室内部发生激烈的政治斗争,原太子宜臼成为失败者。
    周幽王即位后,立申侯之女为王后,即申后,立申后之子宜臼为太子。
申侯之国,亦即“西申”。《史证·正义》云:“申侯之先,娶于骊山(今陕西临潼东南)”。殷周之际的申为小邦,娶于骊山之事表明其族居之地距骊山不远。申侯在孝王时,已在周王室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幽王时,申侯的势力有增无减。不仅申侯之女为幽王后,所生之子宜臼为太子,而且后来的王室卿士郑武公也娶于申(见《左传》隐公元年)。显然,申侯乃太子宜臼的坚强后盾。
    然而,深受幽王宠爱、不愿屈居人下的褒娰,在王室权臣、三门峡虢国国君虢石父的支持下,却与太子宜臼一方展开王位继承权争夺战。幽王八年(公元前774年)申后、宜臼被废,褒娰为后,褒娰之子伯服为太子(《古本竹书纪年》)。这说明在围绕王位继承权的王室内部斗争中,原太子一派是失败者,而褒姒一派成为胜利者。应当说,这是褒姒长期苦心经营的结果。断非一年轻宠妾于仓促间所能成就者[2]。
         
          二、周“二王并立”的发生

    在西周宗法等级制度下,王的过错可以为臣下所谏诤,但其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幽王重用虢石父,宠爱褒姒,立伯服而废原太子,那是王的权力,然废太子宜臼在父亲——幽王还在位的情况下,跑到母舅国西申,在申侯、曾侯、许文公等拥戴下自立为王,以与幽王所代表的周王室政权抗衡。在双方的征战中,势力弱小的宜臼一方,以镐京的财宝和人口诱使犬戎等族加入自己的阵营,进攻宗周。公元前771年,幽王和伯服俱战死于骊山附近的戏,虢石父也死于保卫幽王的战斗中。其后犬戎攻入镐京,大肆掳掠,西周灭亡。
在这种情况下,继立为三门峡虢国国君的虢公翰站在原幽王阵营一方,凭着虢国在王室和诸侯中的影响力,拥立幽王的另一子余臣在携地称王,承接周政权,与宜臼一方的平王政权相对抗。
公元前771年,平王政权被迫东迁洛邑。公元前750年,携王被晋文侯所杀,平王政权最终获胜成为惟一的正统。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正义、《古本竹书纪年》、《通鉴外纪》等均记载有此事。史称这一事件为周“二王并立”。至于幽王烽火戏诸侯的亡国传说,那只是小说家的戏言,因为烽火示警的做法到后来的汉代才出现。

          三、  虢公翰拥立余臣,发生“二王并立”数十年的重要影响

    周“二王并立”的发生,是西周末期统治集团内部,围绕王位继承权展开激烈政治斗争的结果。它除直接造成西周灭亡外,还对后来的周政权及周虢关系等造成重要的影响
(一)、它开创了诸侯干预周王废立的先例,使东周王权进一步弱化。
    周“二王并立”出现后,周的高级贵族及主要诸侯以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态度来对待二王政权,致使一王(余臣)被杀,一王(宜臼)被迫东迁,使后来的东周王权进一步弱化。
首先,诸侯们打着“伐戎救周”旗号,从犬戎手中收复失地,侵伐弱小诸侯,夺取周土。这些行为以秦、晋、郑为主,此外,齐国也在趁机拓土。
    其次,为了利益,主要支持余臣的诸侯们反过来拥戴平王,与平王同一阵营的犬戎则开始反对平王。这一结果,导致一王(余臣)被杀,一王(宜臼)被迫东迁。
    对于在“二王并立”初拥戴余臣的秦、晋等主要诸侯来说,随着趁乱夺取大量周土后,就迫切需要一个王室出来承认他们的占有并使之合法化,至于秦、郑还希望获得他们梦寐以求的诸侯头衔。余臣未能满足他们的政治要求,这就引起这些诸侯们的不满。而平王政权,由于平王弑父灭周名声太坏,最初拥戴他的仅仅是畿内诸羌和和西戎乌合之众。它自然希望秦、晋、郑等主要诸侯们的拥戴。平王谋求他们的拥戴,自然得首先满足他们的政治诉求了,这容易,而如何解释勾引犬戎弑父这件事最难办。因为在血缘宗法思想占统治地位的两周社会,父权至高无上,弑父乃是首恶大罪。因此,平王若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为其弥天大罪辩解,就不可能获得诸侯的拥戴,诸侯们也不敢拥戴。因为当初是与申侯、曾侯合谋召西戎伐周,杀幽王于骊山之下的,因此平王为其罪行辩解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嫁祸于西戎。平王东迁时曾对秦襄(文)公说过“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见《史记·秦本纪》)。《周本纪》载犬戎“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妣,尽取周赂而去”就是明显的例证。再看当时的诸侯们,既然平王能勉强洗清罪责,使他们在面子上既能过得去,又能满足他们的政治要求,自然反过来要拥戴平王了。“犬戎杀幽王”之事出自平王口,再由各国史官记录下来,载入史册应是无庸置疑的[3]。这样,平王政权终于取得诸侯们的拥戴了。而平王背信弃义,出卖盟友犬戎,也使得他们的联盟彻底破裂,犬戎倒戈,侵暴平王所居骊山申国和镐京就很自然了。
    这一结果,对余臣来说就是其政权的覆亡。早已攻占河西不少土地的晋国在晋文侯时,从东、北、西三面包围了余臣政权所居今陕西大荔以东的携地。到公元前750年,晋文侯为首的诸侯攻入携地杀死了余臣,余臣政权覆亡。
    对平王来说,则是被迫东迁了。传统观点认为,平王东迁洛邑一是因镐京残破。二是镐京邻近西戎和正在崛起的秦,东迁可以就近获得晋、郑、鲁、卫等的支持。不过已有学者提出异议[4],王雷生先生则认为:平王东迁即不是为了“避戎”,也不是为了“避秦”,而是受逼于晋、秦、郑等诸侯,也就是说强迫平王东迁的正是历史上以护送平王东迁之功自居的,享有“夹辅”、“肱股”(《国语 晋语四》)美誉的晋文、秦襄、郑武等“贤”、“卓”之君[5]。笔者赞同其论点。由此可见,平王东迁是受晋、秦、郑等诸侯所逼,而且极有可能,他们还故伎重演,把平王东迁说成是为犬戎所逼,并以“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载入史册,来蒙骗世人。
(二)、“二王并立”时期,平王政权与三门峡虢国交恶,随着平王政权获胜成为惟一的正统,双方竭力改善关系,并且随着三门峡虢国在周王室地位的恢复也为自己的覆亡埋下了伏笔。
    “二王并立”时期,对虢国来说,表现有二。其一、竭力扶持余臣打击平王政权。由于三门峡虢国距携地过远,有些鞭长莫及,再加主要诸侯们的反叛,余臣政权势力大减,直至公元前750年,余臣被晋文侯等杀害。其二、威胁平王东迁行动。虢国处在成周以西三门峡地区,作为平王政权的对头,虢国自然是保护平王东迁的诸侯国军队防范的对象。这也就是在护驾东迁的诸侯国中,没有虢国的记载,虢国也更不可能随平王东迁了。对平王政权来说,则是竭力打击和削弱虢国的势力和影响了。这表现有三,其一、有可能利用胜利者的话语权、著史权,丑化虢国国君虢石父。虢石父作为虢国的一代国君、幽王的卿士,是有一定政治才干的,然而他在《国语·郑语》、《国语·晋语》、《史记·周本纪》等却留下了一个人品不好、道德素质低下“善谀好利”的恶名。应该说这可能与平王的作为有关。对平王来说既然能将弑父灭周恶行说成犬戎所为,东迁说成是避祸犬戎,又为何不能丑化自己的前政治对手虢石父呢?若他这样做,拥戴他的诸侯国同样也会随声附和并记在史册。其二、纵容郑国剪除三门峡虢国的臂膀——血脉相连的东虢。东虢是西周初分封在今河南荥阳附近的诸侯国,其开国国君虢仲与三门峡虢国的开国国君虢叔是亲兄弟。在“二王并立”争正统的斗争中,郑国归顺了平王政权,尤其是与申国的联姻,进一步巩固了与王室的关系,郑武公凭着平王的宠信,借机扩大地盘。于公元前767年“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国语·郑语》)之名,灭掉了东虢,使三门峡虢国失去了血脉相连的一支。其三、长时期不恢复虢国国君在王室的卿士身份。周代王室官员的职务一般是世袭的,幽王死后,继承其父——虢石父遗志的虢国国君虢公翰,面对宜臼(平王)的“恶行”,成立余臣政权与其争正统。一般说来,他只会就任余臣王室的卿士,不会在平王王室任职。随着余臣政权覆亡,平王作为胜利者成为惟一的正统,仍然长期不恢复虢国国君在王室的卿士身份。
    东迁之后,尤其是“二王并立”获胜后,对平王政权来说,其势力一落千丈,王室直接控制的地盘和一个中等诸侯国差不多,因此,诸侯们几乎不把周王放在眼里,特别是郑国,很有挟天子已令诸侯的势头。面对郑庄公的嚣张,周平王也逐渐改变了对三门峡虢国的看法,在其去世的前一年,设想在王廷重用虢国国君虢父忌父来制约郑庄公。郑庄公自然不愿大权旁落。为了虢国,周、郑关系由郑国国君职掌王政到周、郑交换人质来保证相互信任,再由交换人质保证相互信任到郑取周王的温之麦和成周之禾的公然挑衅。经过数年的不懈努力,公元前715年,“夏,虢公忌父始作卿士于周(《左传》隐公八年)”。三门峡虢国国君终于凭着先君们服务王室的光辉历史和自己的实力重新取得了周王的信任,执掌了王政。其后虢国国君虢公林父、虢公丑也相继在王室担任这一职务。
    重新获得王室信任的虢国国君们也为了洗刷与平王前期对抗的历史,不顾其它诸侯国积贮力量,兼并弱小,扩充势力的举动,一味地把自己捆绑于王室的战车上,不遗余力地维护和扶持王室的利益和权威,参与周郑繻葛之战;干涉晋国权位之争;剿灭王子颓成周之乱;讨伐叛王的樊皮;打击西戎势力等,因而耗尽国力,被复仇的晋国于公元前655年一举灭掉。
    综上所述,在西周覆亡之际,因虢国所处的地位及影响,国君虢公翰站出来拥立余臣,对抗平王政权,使周出现“二王并立”,对周、虢本身及其关系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参考文献
[1]蔡运章.虢父其人考辨[N].中国文物报,2007-3-23
[2]晁福林.论平王东迁[J].历史研究,1991(6).
[3]、[5]王雷生.平王东迁原因新论——周平王东迁受逼于秦、晋、郑诸侯[J],人文杂志1998(1)
[4]王玉哲.周平王东迁乃避秦非避犬戎说[J].天津社会科学.1986(3);于逢春.周平王东迁非避戎乃投戎辩——兼论平王东迁原因[J],西北史地1983(4).
作者简介:田双印,男,1965年生,副研究员,现任三门峡虢国博物馆书记,在国家、省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20余篇。
注:本文原刊于<<三门峡史志>>2007年第3期,后入选段得新主编:《周秦文明论丛(第二辑)》,三秦出版社,2009年2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0-16 01:37 , Processed in 0.088037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