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快捷导航
中华郭氏网 首页 虢国研究 查看内容

虢国始封新探

2013-12-13 20:10| 发布者: 郭在权| 查看: 3743| 评论: 2|原作者: 李清丽

摘要:   虢国是西周初年的重要姬姓封国,其开国国君是周文王的弟弟虢仲、虢叔。但由于传世文献中有关虢国的封君、地望、变迁等问题记载不清,且多有抵牾之处,致使学术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根据近年来对虢国文献资料及 ...
  虢国是西周初年的重要姬姓封国,其开国国君是周文王的弟弟虢仲、虢叔。但由于传世文献中有关虢国的封君、地望、变迁等问题记载不清,且多有抵牾之处,致使学术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根据近年来对虢国文献资料及考古资料的研读,我对虢国始封问题有一点新的看法。现不揣浅陋,以求教于大家。
  关于虢国始封,许多学者认为虢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但对于西虢、东虢,哪个是虢仲的封国,哪个是虢叔的封国,却存在激烈的争议。根据对文献和考古、勘探等实地资料进行综合分析,笔者认为,虢国不是周初分封的,而是在先周时期文王分封的,虢仲、虢叔都封在陕西宝鸡一带,如果一定要用方位定义的话,那都可以叫“西虢”;武王建立周朝后,才出现了汉代学者所谓的“东虢”,其国君是虢叔的后代,而此时“西虢”的国君仍为虢仲。
一、虢国不是周初分封的,而是在周文王时分封的,虢仲、虢叔都封在陕西宝鸡一带
  《左传》僖公五年:“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杜预注:“虢仲、虢叔,王季之子,文王之母弟也。”马融曰:“虢叔,同母弟;虢仲,异母弟。”这说明虢仲、虢叔的确为文王的同父弟弟。《国语·晋语》载:“文王在母不忧,在傅弗勤,处师弗烦,事王不怒,孝友二虢,而惠慈二蔡,刑于大姒,比于诸弟。”“及其即位也,询于八虞,而咨于二虢。”可以肯定,文王时已经有两个“虢”。三代时期,凡方国部族皆有各自的名号,以便称道。而“虢”就是虢仲、虢叔的封国之号,既然有封号,那么必有封地。当然,有学者认为当时不是封国,而是采邑,它是俸禄的一种形式,这也有道理,但毕竟有一块地方是分别属于虢仲、虢叔的。所以说,虢国是周文王时分封的。
既然如此,那么,文王把虢仲、虢叔分封在哪里呢?是不是学者们所说的一个在西虢(陕西宝鸡一带),一个在东虢(郑州荥阳附近)呢?
  先来分析一下分封荥阳的可能性。《史记·周本纪》所载,周文王因感慨商纣王的暴政而被囚禁,从监狱后开始了“翦商”的准备。先是“断虞、芮之讼”赢得虞、芮归顺,第二年伐犬戎,接着伐密须,败耆国,伐邘国,灭崇国,迁都丰邑。后,文王崩。据裴姻《史记集解》注:虞、芮在今山西南部的平陆县和陕西动部的大荔县;犬戎即今甘肃动部和陕西北部一带;密须在今甘肃东部的灵台县;耆国在今山西黎城;邘在河南沁阳;崇国在今河南省洛阳嵩县。这些小国都散处在周的北部、西部和东部,远没有达到商朝的统治中心郑州荥阳一带,所以周文王也就不可能将弟弟分封在那里。再者,假如说周的势力已经达到荥阳一带,那么武王伐商的时候,就不会选择无论路程还是战略形势都比荥阳差的孟津盟誓起兵了。这说明荥阳当时还不在周人的手里,所以也就不可能分封某人到荥阳了。
  既然分封荥阳不可能,那么分封宝鸡是否可能呢?答案是肯定的。《史记·秦本纪》秦武公“灭小虢”,正义引《括地志》:“虢故城在岐州陈仓县东四十里,次西十余里又有城,亦名虢城。《舆地志》:此虢,文王母弟虢叔所封,是曰西虢。”《括地志》是一部专门考证古代城邑的书,系唐代宗室弟子李泰亲临考察多年才著成的,具有很高的可信度。这就说明在今天的陕西宝鸡附近有两座虢城,相距十余里。《水经注疏》赵一清引《春秋分记》曰:“‘僖五年,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此二虢,西虢也。”可见,前人亦有此说。事实是不是如此呢?《方舆纪要》说:“桃、虢城在宝鸡县东五十里,古虢君支属也……今桃、虢二城,相距十余里,亦谓桃虢川。” 据宝鸡县志记载,宝鸡现有虢镇。无论从文献记载,还是实地考察,都证明陕西宝鸡在周文王时有两个虢城,分别分封给他的弟弟虢仲、虢叔的。只是因为年代久远,虢叔后代东封荥阳后,其在宝鸡的虢国为羌人所居或者被虢仲之西虢兼并,遂延续留下现在的虢镇了。所以,虢仲、虢叔只有都被封在周都附近,才能更好地为文王出谋划策、东征西讨。
二、周初大分封,出现了汉代学者所谓的“东虢”,其国君是虢叔的后代,而此时“西虢”仍是虢仲的封国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率军在牧野一举灭掉了摇摇欲坠的殷商王朝,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三个奴隶制国家——周朝。周朝建立后,武王为巩固姬周王朝的统治,大肆分封诸侯。《左传》昭公二十八年载:“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荀子·儒效篇》也说:“(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这说明周初分封的诸侯国中,姬姓贵族占绝大多数。当然,作为对灭商有巨大贡献的姬仲、姬叔也自然得到了分封。那么他们又将得到什么样的封国呢?
  据《尚书·君奭》中记载:“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亦惟有若虢叔,有若闳夭,有若散宜生,有若泰颠,有若南宫括。”这说明虢叔在文王的五大贤臣中位居第一,地位非常重要。又说,“武王惟兹四人,尚迪有禄。”这说明周武王时,五大贤臣中有一人去世了。据《史记》 “武王即位,太公望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王,师修文王绪业”的记载,其中没有提到虢叔;武王伐纣入商都,“武王弟叔振铎奉陈常年,周公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武王,散宜生、太颠、闳夭皆执剑以卫武王。”也不见虢叔。另外,从《墨子·尚贤》、《逸周书》列举武王的大臣来看,的确不见虢叔。所以学者们推断,此时虢叔已经去世,当为信。但是鉴于他对周王室的巨大贡献,还是会分封给他的后代一块封地的。那么,封在何处呢?笔者认为封在荥阳虎牢关一带。
  史书记载,西周初年分封了两个虢国,一个在陕西宝鸡大散关一带,一个在郑州荥阳虎牢关一带。大散关是关中地区与西南、西部往来的交通要道,西周王畿的西部要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所以必须一位英勇善战、足智多谋且对王室忠心耿耿的人来守卫。虢仲作为文王的弟弟,多次率军打仗,立下了赫赫战功,自然就成了唯一合适的人选。关于虢仲分封西虢,最有力的证据是《班簋》,其铭文有“王令毛伯更虢城公服”,郭沫若先生认为“王”是周成王,且增添两条证据:一是从铭文中的两个“徙”字分析,“徙”是“出”字的古文,这是商代留下的古字,卜辞中屡见。“徙”字在周初铭文中也有,如《令彝》中有两个“徙”字,《臣辰盉》也有“徙”字,都是出字,都是周成王时器,但以后这个字在周器中即绝迹。《班簋》有两个“徙”字,足以证明其器之古。二是就器形而言,四耳长垂成四足,与《商周彝器通考》中收录的殷末周初器《圆涡夔纹四足簋》及周成王时器《臣辰簋》是同一体制。故定《班簋》是周成王时器,与器之形制毫无抵制①。笔者认为郭老先生通过仔细考证,得出的结论是可信的,如若没有充足的理由,还是要信以为确的。《班簋》铭文中的“虢城公”之虢当为西虢;又因为彝器《城虢仲簋》出土于陕西风翔,城虢即西虢,虢城公即是城虢仲,与文王是同一辈人。所以,虢仲因为能征善战而仍然被分封在西虢,看守西周王朝的西大门,只是他的封国要比文王时的封地扩大了许多,属公爵级诸侯国,占地方圆百余里。
既然虢仲被分封在西虢,那么虢叔的后代自然分封在东虢。这不只是推测,也是有历史根据的。《国语·郑语》中记载,原封在陕西华县的郑国想迁移到今郑州新郑一带,其史官向郑桓公进谏说:“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虢叔恃势,郐仲恃险……”这说明东虢是子男级小国;而《春秋公羊传》说:“王者之后为公,其余大国为侯伯,小国为子男。”虢仲是周先王季历的儿子,自然是公一级,而虢叔的后代只是普通姬姓贵族,分封子男之国也在情理之中。也许有学者会说,西周时期爵位是可以世袭的,虢叔是卿士,公爵级贵族,他的后代怎么可能一下子沦为子男级的贵族呢?其实,仔细分析西周的官爵制度就可以看出,“太保、太师、太史等大臣,周王是随时可以调换的,因而官爵随时有升降。”②例如,作为“周初三公”之一的召公,后代不见世袭为公的,周公后代也只见一代世袭的。况且,这种重要官爵世袭制度也是到西周中期以后才逐渐完善的。所以,周初分封时,曾是文王卿士虢叔的后代按一般贵族分封也在情理之中。因此,周初分封时,西虢国君仍是虢仲,而东虢的国君则是虢叔的后代。
  至此,虢国的始封问题就搞清楚了。东虢和西虢随着历史的变迁,也有各自不同的命运,但最终没能踏上春秋霸主的宝座,早早地淹没于历史长河中——东虢在公元前767年被郑国所灭,而西虢经历东迁三门峡后,于公元前655年被晋国采用“假途伐虢”之计所灭,给世人留下了“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千古遗训,也留下了灿烂的文化遗迹——上村岭虢国墓地及虢都上阳城,让人们从蛛丝马迹中逐渐廓清虢国的历史。

参考文献:
①郭沫若:《班簋再发现》,《出土文物二三事》,人民出版社,1972年
②杨宽:《西周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伯平 2012-5-7 15:22
呵呵,应该的
引用 山东郭军 2012-7-6 19:30
受益匪浅

查看全部评论(2)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 )

GMT+8, 2019-10-16 00:47 , Processed in 0.070207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